失而复得的瑰宝:三幅「隐藏」画作的传奇故事

积家全新推出三款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翻转系列珐琅腕表,颂扬现代艺术萌芽时期的三位画坛巨匠——古斯塔夫.库尔贝(Gustave Courbet)、文森特.梵高(Vincent Van Gogh)和古斯塔夫.克林姆(Gustav Klimt),于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的大明火珐琅表背上忠实重现三位艺术家的画作。

从库尔贝引领的现实主义画派,到梵高所代表的后印象画派,以至克林姆所彰显的表现与实验精神,这三位画家的作品是西方艺术传统中的重要分水岭,将引人入胜的传奇故事娓娓道来。三幅画作均隐匿于世数十年,并一度被认为永远无迹可寻,它们所经历的故事曲折离奇又不可思议,当中的情节堪比精彩小说或大劫案电影。

古斯塔夫.库尔贝View of Lake Léman》(莱芒湖景)(1876年)

古斯塔夫.库尔贝是19世纪现实主义画派先锋人物兼政治活动家,他于1873年离开祖国法国,来到瑞士莱芒湖(即日内瓦湖)岸的沃韦(Vevey)附近定居。湖面变化不定的滟潋波光和米迪峰(Dents du Midi)的壮丽景致令他深受启发。库尔贝在人生中的最后一年描绘出这绮丽秀美的湖光山色,以明亮的银蓝色调捕捉湖面上的行云浮光。

1890年代初期,当时库尔贝已逝世约15年,一位法国诺曼底地区格兰维尔(Granville)小镇的居民将这幅画作,连同其他两幅据称也是由库尔贝所绘的作品捐赠予当地的美术馆——格兰维尔老城博物馆(Musée du Vieux Granville)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,这三幅画作被转移至储藏库房中,在长达70年之间无人记起。1995年,一位专家宣称,这三幅画作均为赝品,要不是故意伪造,就是鉴定失误。2015年,由于博物馆馆长要起草一份关于博物馆历史的文件,这三幅画作才得以重见天日。这位女馆长决定就其真伪征询其他专家的意见,并咨询了法国博物馆(Musées de France)专门从事库尔贝作品研究的顶级专家布鲁诺.莫汀(Bruno Mottin)。经过广泛而深入的研究,莫汀于2017年确认,这幅湖景画作确实出自库尔贝之手。

文森特.梵高Sunset at Montmajour》(蒙马儒的日落)(1888年)

梵高于1888年移居法国南部,标志着这位天才画家开启了高产量的创作时期,其艺术造诣亦处于巅峰阶段。在这段时间,梵高尝试以全新方式描绘自然与人造环境。

1888年7月5日,梵高在给弟弟提奥(Theo)的信中写道:「昨天,日落时分,我在一片乱石遍布的荒野,这里长出非常细小、歪斜扭曲的橡树,远处的山丘上有一座废墟,以及麦田……太阳将金黄色的光线倾泻在灌木枝条和地面上……我还带回了一份描绘此景的习作……」尽管关于梵高创作《Sunset at Montmajour》(蒙马儒的日落)的证据充分,但这幅画作直至2013年才被认定为真品。在此期间,这幅作品曾完全销声匿迹长达60年,随后曾短暂出现,但又再次消失。

1908年,挪威工业家兼收藏家克里斯汀.尼古拉.穆思达(Cristian Nicolai Mustad)通过一位巴黎商人购买了这幅画作。根据家族传言,不久之后,与穆斯塔德相识并对19世纪艺术有一定专业造诣的法国驻瑞典大使将这件作品认定为赝品。难过与尴尬交集的穆思达立即将画作丢弃到阁楼之中,对其置之不理,直至1970年他去世之时,这件作品再次被认定为赝品,继而再度消失。1991年,这幅画作由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(Van Gogh Museum)重新进行鉴定,而这一次仍然被认定为赝品。最终于2011年,博物馆的专家同意运用现有的先进技术对画作再次进行检验。当中的化学测试证实,这幅画作所使用的颜料,与梵高在法国阿尔勒(Arles)使用的调色盘上的颜料相符。两年后,这幅画作于2013年9月被认定为真品,这也是自1928年以来经重新鉴定的首幅梵高原尺寸真品画作。

古斯塔夫.克林姆 Portrait of a Lady》(淑女肖像) 1917年)

此作品不仅是这位维也纳艺术家唯一已知的「双重」肖像画,也是唯一曾「两度丢失」的画作。

这幅画作的双重身份直至1996年才被揭发。当时,一位眼光敏锐的艺术专业学生克劳蒂亚.玛格(Claudia Maga)发现,克林姆的这幅肖像画,是以其早期的一幅画为基础而绘制的。而原本的那幅早期肖像画,据说在完成不久后的1912年便丢失了。  那幅肖像画背后,还有一个非常浪漫的故事,画作中的年轻女子是克林姆曾深深迷恋的爱人。她亦是这位艺术家的灵感缪斯,却不幸芳华早逝。克林姆在自己逝世前一年依旧沉浸在痛失爱人的悲伤之中,因此以另外一位女子的肖像覆盖了原本的画作。

这幅作品由收藏家朱塞佩.里奇.奥迪(Giuseppe Ricci Oddi)于1925年购得,并一直于意大利皮亚琴察(Piacenza)的里奇奥迪现代美术馆(Ricci Oddi Gallery of Modern Art)展出。1997年2月,这幅画作在美术馆筹备特别展览期间被盗。画框被丢弃至美术馆屋顶,表明窃贼从天窗将画作偷走。然而,这只是盗贼的「掩眼法」,因为天窗太小,画框根本无法穿过。在随后多年中,人们曾多次发现赝品,包括在法国边境截获寄给意大利前总理贝蒂诺.克拉克西(Bettino Craxi)的一个包裹内,然而真品似乎无影无踪。

2019年12月,美术馆的园丁在清理外墙的常春藤时无意中发现了一块金属板。他们在金属板后发现了一个黑色垃圾袋,里面竟然是丢失的画作。专家很快便确认了此画作为真品。

故事因此变得更离奇:根据盗贼为免被起诉而提供的证词,于1997年被盗的画作实际上是一幅赝品,是用于代替原作的。原作则于早几个月前在美术馆内部人士精心策划下失窃了。而盗窃复制品则是为了掩盖画作是赝品的事实,因为参观展览的专家会发现端倪,从而暴露美术馆监守自盗的罪行。如此一来,剩下的问题就是,原作是如何被藏在墙壁内的?鉴于原作的状态相对良好,可见它绝不可能从失窃起就一直被隐藏于此。那么,到底是谁?在何时将原作归还?原因何在?一切仍是未解之谜。

顺带一提,系列限量发售,欢迎前往海港城店预订。

在此选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