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而復得的瑰寶:三幅「隱藏」畫作的傳奇故事

積家全新推出三款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,頌揚現代藝術萌芽時期的三位畫壇巨匠——古斯塔夫.庫爾貝(Gustave Courbet)、文森特.梵高(Vincent Van Gogh)和古斯塔夫.克林姆(Gustav Klimt),於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的大明火琺瑯錶背上忠實重現三位藝術家的畫作。

從庫爾貝引領的現實主義畫派,到梵高所代表的後印象畫派,以至克林姆所彰顯的表現與實驗精神,這三位畫家的作品是西方藝術傳統中的重要分水嶺,將引人入勝的傳奇故事娓娓道來。三幅畫作均隱匿於世數十年,並一度被認為永遠無跡可尋,它們所經歷的故事曲折離奇又不可思議,當中的情節堪比精彩小說或大劫案電影。

古斯塔夫.庫爾貝 – 《View of Lake Léman》(萊芒湖景)(1876年)

古斯塔夫.庫爾貝是19世紀現實主義畫派先鋒人物兼政治活動家,他於1873年離開祖國法國,來到瑞士萊芒湖(即日內瓦湖)岸的沃韋(Vevey)附近定居。湖面變化不定的灩瀲波光和米迪峰(Dents du Midi)的壯麗景致令他深受啟發。庫爾貝在人生中的最後一年描繪出這綺麗秀美的湖光山色,以明亮的銀藍色調捕捉湖面上的行雲浮光。

1890年代初期,當時庫爾貝已逝世約15年,一位法國諾曼第地區格蘭維爾(Granville)小鎮的居民將這幅畫作,連同其他兩幅據稱也是由庫爾貝所繪的作品捐贈予當地的美術館——格蘭維爾老城博物館(Musée du Vieux Granville)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,這三幅畫作被轉移至儲藏庫房中,在長達70年之間無人記起。1995年,一位專家宣稱,這三幅畫作均為贗品,要不是故意偽造,就是鑒定失誤。2015年,由於博物館館長要起草一份關於博物館歷史的文件,這三幅畫作才得以重見天日。這位女館長決定就其真偽徵詢其他專家的意見,並諮詢了法國博物館(Musées de France)專門從事庫爾貝作品研究的頂級專家布魯諾.莫汀(Bruno Mottin)。經過廣泛而深入的研究,莫汀於2017年確認,這幅湖景畫作確實出自庫爾貝之手。

文森特.梵高 – 《Sunset at Montmajour》(蒙馬儒的日落)(1888年)

梵高於1888年移居法國南部,標誌著這位天才畫家開啟了高產量的創作時期,其藝術造詣亦處於巔峰階段。在這段時間,梵高嘗試以全新方式描繪自然與人造環境。

1888年7月5日,梵高在給弟弟提奧(Theo)的信中寫道:「昨天,日落時分,我在一片亂石遍佈的荒野,這裡長出非常細小、歪斜扭曲的橡樹,遠處的山丘上有一座廢墟,以及麥田……太陽將金黃色的光線傾瀉在灌木枝條和地面上……我還帶回了一份描繪此景的習作……」儘管關於梵高創作《Sunset at Montmajour》(蒙馬儒的日落)的證據充分,但這幅畫作直至2013年才被認定為真品。在此期間,這幅作品曾完全銷聲匿跡長達60年,隨後曾短暫出現,但又再次消失。

1908年,挪威工業家兼收藏家克里斯汀.尼古拉.穆思達(Cristian Nicolai Mustad)通過一位巴黎商人購買了這幅畫作。根據家族傳言,不久之後,與穆斯塔德相識並對19世紀藝術有一定專業造詣的法國駐瑞典大使將這件作品認定為贗品。難過與尷尬交集的穆思達立即將畫作丟棄到閣樓之中,對其置之不理,直至1970年他去世之時,這件作品再次被認定為贗品,繼而再度消失。1991年,這幅畫作由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(Van Gogh Museum)重新進行鑒定,而這一次仍然被認定為贗品。最終於2011年,博物館的專家同意運用現有的先進技術對畫作再次進行檢驗。當中的化學測試證實,這幅畫作所使用的顏料,與梵高在法國阿爾勒(Arles)使用的調色盤上的顏料相符。兩年後,這幅畫作於2013年9月被認定為真品,這也是自1928年以來經重新鑒定的首幅梵高原尺寸真品畫作。

古斯塔夫.克林姆 《Portrait of a Lady》(淑女肖像) (1917年)

此作品不僅是這位維也納藝術家唯一已知的「雙重」肖像畫,也是唯一曾「兩度丟失」的畫作。

這幅畫作的雙重身份直至1996年才被揭發。當時,一位眼光敏銳的藝術專業學生克勞蒂亞.瑪格(Claudia Maga)發現,克林姆的這幅肖像畫,是以其早期的一幅畫為基礎而繪製的。而原本的那幅早期肖像畫,據說在完成不久後的1912年便丟失了。  那幅肖像畫背後,還有一個非常浪漫的故事,畫作中的年輕女子是克林姆曾深深迷戀的愛人。她亦是這位藝術家的靈感繆斯,卻不幸芳華早逝。克林姆在自己逝世前一年依舊沉浸在痛失愛人的悲傷之中,因此以另外一位女子的肖像覆蓋了原本的畫作。

這幅作品由收藏家朱塞佩.里奇.奧迪(Giuseppe Ricci Oddi)於1925年購得,並一直於意大利皮亞琴察(Piacenza)的里奇奧迪現代美術館(Ricci Oddi Gallery of Modern Art)展出。1997年2月,這幅畫作在美術館籌備特別展覽期間被盜。畫框被丟棄至美術館屋頂,表明竊賊從天窗將畫作偷走。然而,這只是盜賊的「掩眼法」,因為天窗太小,畫框根本無法穿過。在隨後多年中,人們曾多次發現贗品,包括在法國邊境截獲寄給意大利前總理貝蒂諾.克拉克西(Bettino Craxi)的一個包裹內,然而真品似乎無影無蹤。

2019年12月,美術館的園丁在清理外牆的常春藤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塊金屬板。他們在金屬板後發現了一個黑色垃圾袋,裡面竟然是丟失的畫作。專家很快便確認了此畫作為真品。

故事因此變得更離奇:根據盜賊為免被起訴而提供的證詞,於1997年被盜的畫作實際上是一幅贗品,是用於代替原作的。原作則於早幾個月前在美術館內部人士精心策劃下失竊了。而盜竊複製品則是為了掩蓋畫作是贗品的事實,因為參觀展覽的專家會發現端倪,從而暴露美術館監守自盜的罪行。如此一來,剩下的問題就是,原作是如何被藏在牆壁內的?鑒於原作的狀態相對良好,可見它絕不可能從失竊起就一直被隱藏於此。那麼,到底是誰?在何時將原作歸還?原因何在?一切仍是未解之謎。

順帶一提,系列限量發售,歡迎前往海港城店預訂。

在此選購